首页 盛图平台正文

日赚2亿!从化学老师到药企老板,这位新晋女首富如何成为“造富传奇”?

admin 盛图平台 2020-03-18 16 0

她和丈夫被誉为“中国民企最强夫妻档”,两人分别操盘两家医药上市公司,且一个是A股“制药霸主”,一个是H股“行业之王”。


一年之内身家暴涨820亿元是种什么体验?


这个答案或许只有钟慧娟知道。


3月16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20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翰森制药创始人钟慧娟拿下冠军宝座。令人惊叹的是她的财富涨幅——在2019年的榜单上,她的身家还只有240亿元,今年却高达1060亿元。这意味着过去的一年,她平均每天躺赚2亿多元……


日赚2亿!从化学老师到药企老板,这位新晋女首富如何成为“造富传奇”? 日赚2亿!从化学老师到药企老板,这位新晋女首富如何成为“造富传奇”? 盛图平台 第1张


·《2020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


而就在上个月底公布的《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上,国内方面,钟慧娟和丈夫孙飘扬的总身家已经达到了近2000亿元,紧跟在马云、马化腾、许家印三人之后,和李嘉诚并列第四。


不过,与榜单上的其他富豪相比,钟慧娟夫妇的知名度显然略逊一筹。他们的名字几乎很少在大众媒体上出现,因此,人们对他们的故事并不熟悉。


事实上,他们被誉为“中国民企最强夫妻档”,两人分别操盘两家医药上市公司,且一个是A股“制药霸主”,一个是H股“行业之王”。


用胡润的话来说就是,“孙飘扬、钟慧娟夫妇创造了历史,他们成为了第一对创建上百亿美金市值独立企业的夫妻。”

从化学老师到药企老板


1982年,对钟慧娟和孙飘扬来说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那一年,21岁的钟慧娟从江苏师范大学(原徐州师范学院)化学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连云港延安中学当化学老师。而比她大三岁的孙飘扬,也刚刚从中国药科大学药物化学专业本科毕业,被分配到连云港制药厂。


虽然两人都端上了“铁饭碗”,但日子过得并非一帆风顺。


当时,连云港制药厂主要生产红药水、紫药水和片剂,既没有品牌,也没有技术,主要收入来源是帮大厂加工原料药。孙飘扬空有一身本事,却毫无用武之地,只能当个普普通通的技术员。


1990年,江河日下的连云港制药厂终于挺不住了,账面上的利润只剩8万元。孙飘扬临危受命,出任厂长。


第二年,他就放了个“大招”,拿出120万元收购中国医科院药研所开发的抗癌新药异环磷酰胺的专利权。所有人都震惊了,这笔“巨款”差不多是连云港制药厂当时一年的总收入,就这么一下全“撒”出去了?


面对质疑,孙飘扬解释说:“你没有技术,你的命运就在别人手里。我们要把命运抓在自己手里。”


日赚2亿!从化学老师到药企老板,这位新晋女首富如何成为“造富传奇”? 日赚2亿!从化学老师到药企老板,这位新晋女首富如何成为“造富传奇”? 盛图平台 第2张

最终,他“赌”赢了。在那个抗癌药物极为匮乏的时期,这款新药一上市就成了爆款,连云港制药厂得以转危为安。之后,在他的带领下,连云港制药厂一路高歌猛进,1996年营收破亿。


可是,无论孙飘扬的功劳有多大、能力有多强,也不过是这家国企的厂长而已。一旦厂长的位置不保,他多年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


1995年,孙飘扬给自己找了一条后路——和一个名叫岑均达的老板合伙开了豪森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豪森药业”)。


但此时,他在连云港制药厂的工作也干得不错,并不想放弃。就在他无法两头兼顾时,妻子钟慧娟站了出来。她觉得平淡的教书生活不是她追求的目标,一直渴望着能有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


这真是瞌睡遇到枕头。夫妻俩一拍即合,钟慧娟辞了工作,加入豪森药业,孙飘扬只用顾好自己厂长的工作。


虽然钟慧娟没有制药、管理等相关的工作经验,但她展现出了非凡的天赋和领导力。


1997年4月,豪森药业推出了第一个拳头产品——抗生素“美丰”。这款产品被国家经贸委认定为“国家级新产品”,当年实现销售收入3000万元,不久便成为年销售额过亿的支柱产品。


钟慧娟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依旧紧抓新产品研发。到2003年,豪森药业已经进入全国医药百强企业,而钟慧娟也一路从从执行副总经理、总经理爬到了董事长、总裁的位置上。


这样的发展远远超出孙飘扬的预期。当然,他也有新打算。

毛利率超茅台,成医药类女首富


把时间调回1997年。


钟慧娟带着豪森药业用第一个拳头产品“大杀四方”时,连云港制药厂改组为恒瑞医药了,孙飘扬从厂长摇身一变成了总经理、董事长。


3年后,恒瑞医药登陆资本市场。不过上市公告显示,此时孙飘扬还没有出现在股东名单中。直到2003年,恒瑞医药启动股改,他花了3年时间,通过MBO(管理层收购)的方式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成功控股恒瑞医药后,孙飘扬有了并购由妻子钟慧娟掌控的豪森药业的想法。2008年,他在接受采访时甚至直言“豪森肯定会(被)并购过来”。


不过到了2015年5月,在投资者沟通交流会上,有人提到并购豪森药业的问题时,孙飘扬却打起了“太极”:“关于什么时候合并豪森,我们现在对外确实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此时,人们还没意识到,这夫妻俩正在酝酿大动作。


经过一系列资本运作,2015年底,豪森药业成了翰森制药全资子公司。而翰森制药75%的股份都被钟慧娟和孙远(钟慧娟和孙飘扬的女儿)共同持有。


2019年6月14日,在中国制药行业打拼了20多年后,钟慧娟带着翰森制药赴港上市了。


上市当天下午收盘时,该公司股价暴涨近37%,市值约1113亿港元(约合1004亿元人民币),一举成为港股最大市值医药股。同一天,恒瑞医药也是A股市值最高的医药股,收盘市值超过2700亿元人民币。


夫妻俩一人管一个上市公司,合计市值超3700亿元,简直羡煞旁人。


这么多年来,钟慧娟已经凭实力证明了自己,抛开“孙飘扬的妻子”“恒瑞医药的老板娘”这些身份,她更是一个优秀的企业领导者。


早年,豪森药业以出色的“抢仿”能力出名,是国内的首仿药前辈,其生产的“昕维”就是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的神药“格列卫”(在影片中叫“格列宁”)的首仿药。


目前,豪森旗下有近50种药物,分布在中枢神经系统、抗肿瘤、抗感染、糖尿病、消化道和心血管六大领域,并在中国精神疾病类制药公司中一骑绝尘,销售额连续4年夺魁。


翰森制药上市前披露的招股书中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翰森制药收入分别为54.330亿元、61.855亿元、77.223亿元,销售毛利率分别为92.7% 、92.6%、92.2%。


而素有“A股现金奶牛”之称的贵州茅台,同期毛利率也不过是91.23%、89.80%、91.14%。


在《2017胡润女企业家榜》中,56岁的钟慧娟以200亿的财富值首次上榜,并且一跃成为医药类女首富。


“药神家族”的争议


闷声发大财的钟慧娟夫妇一手缔造了近年来最强“药神家族”,但风光背后也有不少争议。


其中最受关注的问题是,豪森药业到底是不是恒瑞医药的“影子公司”?10多年来,这种质疑从未间断。


一方面是因为两家企业有一个共同的神秘大股东——岑均达。此人与钟慧娟夫妻二人的缘分可以追溯到1995年,当时就是他给孙飘扬投钱组建了豪森药业。


此后多年,他一边在钟慧娟这边的豪森担任董事,一边通过西藏达远投资有限公司持有恒瑞医药15.45%的股份,成为孙飘扬执掌的恒瑞医药的第二大股东。2018年,他辞任豪森相关公司董事,结果扭头又成了翰森制药的第二大股东。


两家上市公司的老大是夫妻,老二是同一人,难免惹人议论。



另一方面,豪森药业和恒瑞医药还存在交易上的关联和业务下的重合。


其中一个广为人知的例证是,2012年,孙飘扬说恒瑞旗下新药西帕替尼和海那替尼两药品由于客观原因中止开发。但在国家药品审评中心网站上,这两项药品分别于2010年11月和2010年6月获临床批件,申报企业均为豪森药业。这番操作一度引发外界对于二者间存在利益输送的质疑。


2015年,上交所向恒瑞医药发出问询函,要求其针对媒体报道所涉及的“业务线高度重合”“在药品批文、产品研发、销售渠道等方面‘不分彼此’”以及“孙飘扬曾公开表示豪森会被并购至恒瑞医药旗下”等事项进行回应和披露。


恒瑞医药在回复函中极力撇清与豪森药业的关系,称实控人孙飘扬不直接或间接持有豪森药业股份,也不存在“药界夫妻店”“影子公司”“不分彼此”的情况。


但有人对这个回应并不买账。且不说孙飘扬没对并购豪森的事作出解释,光是他说自己不持有豪森药业股权就被吐槽——钟慧娟持有的豪森药业股份,难道不属于夫妻二人的共同财产?


翰森制药上市后,钟慧娟走向台前,豪森药业终于摆脱掉“影子公司”的质疑。结果,很快又产生了新争议。


起因是高达57亿的分红计划。2018年,翰森制药宣布2019-2020年要给当时的股东分红40亿,2019年9月末,公司又宣布专门派给老股东的“特别股息”17亿。


翰森制药上市募集的资金净额也就76.4亿港元(约合69亿元人民币),相当于IPO融资来的钱超过八成都要进老股东的口袋……因此被人吐槽“吃相难看”。


尽管争议不少,但必须承认钟慧娟以“医药一姐”的架势强势入了局。而另一边,孙飘扬却已经做好了退下来的准备。



2月26日,孙飘扬正式卸任恒瑞医药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他并没有让他和钟慧娟的独生女孙远接班,而是选择了职业经理人周云曙接任董事长一职。不过,如今随着钟慧娟财富的暴涨,人们对孙远的未来规划愈发关注。


然而孙远一向低调神秘,只能从翰森制药的招股书中了解到她的一些信息:2007年,剑桥大学生物医学学士毕业;2011年,加入翰森从事医疗投资;目前担任翰森制药的执行董事。


不知有钟慧娟和孙飘扬这样厉害的父母铺路,孙远将来又会如何续写“药神家族”的传奇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